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小帆的数字生活

立足传统 传播文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转]西游漫注——第三十二A回  

2014-11-21 09:35:49|  分类: 《西游漫注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西游记完整贯穿了中国人文化根流的整个生态系统,所以跟着西游记走是没错的,能让你游历一个完整的文明系统.....我们的世界,这是一个层层牵动的互反馈系统,心念一动,这个身体没有任何动作的情况下,深层的身体和脉络,已经牵动了天上地下整个体系,有了变化...


2014年10月17日 - 小小帆 - 小小帆的数字生活

 

第三十二回(上)   平顶山功曹传信  莲花洞木母逢灾

(1) 海棠表示思乡不思进(2) 怕什么来什么(3) 颠倒的梦想要先颠倒过来(4) 解(5) 符咒(6) 念



PDF  TXT订阅  PDF订阅  mp3播客  mp4播客

(1)海棠表示思乡不思进

 

话说唐僧复得了孙行者,师徒们一心同体,共诣西方。自宝象国救了公主,承君臣送出城西,说不尽沿路饥餐渴饮,夜住晓行。却又值三春景候。那时节:

轻风吹柳绿如丝,佳景最堪题。时催鸟语,暖烘花发,遍地芳菲。海棠庭院来双燕,正是赏春时。红尘紫陌,绮罗弦管,斗草传卮。

修行真是不容易啊,一旦误入歧途,就如同石沉大海一样、或泥牛入海一样,就在海里面痴缠不已。啊,悟空回了,公主救了,魔难没了。明明是三藏三喜临门,怎么我这么乌鸦嘴说这么不中听的话儿?

是呀,尤其是本回这一首开篇的诗儿,花红柳绿、笙歌鸟语的,一派阳光气象。对了,各位,是不是对这样一首诗,有一种久违了的感觉呢?是的,自从第二十三回以来,没有这种诗情画意小清新的日子已经很久很久了。对了,这说明,三藏的修行,已经停滞很久很久了。今朝才得以改观。

“时催鸟语,暖烘花发,遍地芳菲。”讲的是什么?窃以为,是阳气重回大地,熏蒸着万物生发、让天地复苏,三藏那脑袋里错了位的筋,被咔啪一声给扭转过来,他的小宇宙中的筋脉就跟大宇宙衔接起来,这一层的天地重新生发了。

大家肯定会记得,只要是描述到沿途的各国,西游记中有一个奇怪的现象,就是一律把一个城郭就成为某某国。就连唐太宗的国家都不能例外,他不称唐朝,他被称作长安国、陕西大国长安城。我相信,对于这种国度的称谓,大家可能觉得是作者随便写的,或者是作者是为了表现是脱离现实的小说有意为之的荒诞手法。

宝象国,既不是国家、也没有大象、甚至连宝贝也没有。它只是一座城池,被一个昏聩、善良、糊涂的君主统治的城池。可是这个城池,唐三藏经历了它之后,真的开始脱离了俗象、开始走向宝相庄严的修行人形像了。毕竟,他内心一个极为顽固的可怕的人心被根除了。而从四圣试禅心的深秋时节开始,到黄袍怪事件结束为止,他们中间经历的五庄观、白骨精、黄袍怪,的确是在秋

末、冬天时节发生的。

那么,走出宝象国的唐三藏师徒,经历的这一个春天,就有着重大的意义,从哪一个角度来看待,都是一个转折点。“轻风吹柳绿如丝,佳景最堪题。时催鸟语,暖烘花发,遍地芳菲。”这首诗前一半写的是盎然的春意、自然景观。“海棠庭院来双燕,正是赏春时。红尘紫陌,绮罗弦管,斗草传卮。”很显然,这首诗后一半描写的是被春天气息感染的人们、怀着舒畅的心情游玩的情景。

终于,我看到,三藏的小宇宙开始有了人气、他世界的众生们、也开始有了生命的春光和暖意。哎,真是不容易呀,这修了十生十世的人儿,他的世界原来一直是冰天雪地的、在冰封状态。这让我想起了,刚刚下线的《白雪公主与魔镜魔镜》,对不起,差点把魔镜敲成了墨镜,墨镜哥,嘿嘿,你懂的。

《白雪公主与魔镜魔镜》电影,就描写到当喜欢招魔的王后霸占了王国之后,白雪公主他们的国家就从四季如春变成了冰封雪掩的国家。直到白雪公主和白马王子破除了王后的魔法,他们的国家才再度回到了春天。多么美丽的再创作呀,内涵上完全超越了原著,实在是难得。

呀!您发现没有,这首诗里,不但寓意了唐三藏的修行境界与心境,还隐藏了另外一个事情,那些关于西行路上国度的信息。

“红尘紫陌,绮罗弦管,斗草传卮。”绮罗就是绫罗绸缎的衣服了,弦管就是乐队的野外露天演奏了,斗草主要是女士们爱玩的游戏了,传卮多半是男士们在饮酒传杯。红尘紫陌呢,就是三界内人世间的京郊野外了呀。

哎,不对呀,这他们一行人走了很久,离开宝象国很久了呀。“自宝象国救了公主,承君臣送出城西,说不尽沿路饥餐渴饮,夜住晓行。却又值三春景候。”显然这里的京郊不是宝象国的京郊。但是,显然,这里也不是他们西行路上要拜访的国家。也就是说,他们一行路上,会路过一些国家,却跟他们的修行没有关系,或者说,没有直接的关系。

哎!这不是又不对了,我不是刚才还得意洋洋的说,这是三藏的修行境界中对应的事情,这是他的天地里发生的事情。怎么又跟他没有直接关系了?比我聪明的朋友,显然,这是发挥您聪明才智的良机,猜一猜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说不定,真的是我的思维逻辑出现漏洞了呢。

西游记中,有不少饶有兴味的内容,从来没有人细细的研究过。我希望从我们朋友们开始,一起来琢磨琢磨。比如,西游记中的每一首诗,都跟修行有关系。甚至是描述到的每一个妖怪的诗,也无一例外的有着修行上的内涵。要知道,作者的每一段笔墨,都不是白费的。

本人才疏学浅,很多东西不懂,并且时间精力也着实有限。西游记里面的人物身份、衣着、言谈、风俗、等等,都值得深研。我相信中国有高人,能逐一解读这些跟唐三藏修行息息相关的丰富内容。还有比如小说中提到的花押、斗草传卮等等。并且,窃以为,如果您看出来了西游记中人物言谈跟修行的那种对应、那种演变,完全可以看出来红楼梦里面的道道了。红楼梦跟西游记一样,里面有一根“大筋”、有一根“龙脉”。每个人物每个言行所在的层面上下交错、演化轮回、推动着故事的前进,上界力量、在必要的时候介入,控制着全局。

当然,所有这一切,都是围绕着人心在变化,所以:师徒们正行赏间,又见一山挡路。唐僧道:“徒弟们仔细。前遇山高,恐有虎狼阻挡。”行者道:“师父,出家人莫说在家话。你记得那乌巢和尚的《心

经》云‘心无挂碍;无挂碍,方无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’之言?但只是‘扫除

心上垢,洗净耳边尘。不受苦中苦,难为人上人。’你莫生忧虑,但有老孙,

就是塌下天来,可保无事。怕甚么虎狼!”

 

 

(2)怕什么来什么

 

作为唐三藏修行取经,走路时间一长、遇不到妖怪、他就疲惫了,他就心里总是想着要休闲,疲疲塌塌的想放弃修行。当大家伙儿遇到妖怪了、他被妖怪抓了,然后他又吓傻了,哆哆嗦嗦的想放弃修行。这就是他的常人心在作怪。你看他,一碰见高山峻岭,他就马上想到了虎豹狼虫,心里就慌慌张张的。

这是怎么回事?这是由于他意志并非一直清醒,并且是在枯燥疲累的修行路途上,往往是在乏味和难熬的痛苦煎熬下,主动放弃自己的结果。放弃自我的结果是什么?恐怕跟我们所有人都一样,在这种细琐的折磨下,很快的,我们的身心中就建立了一套自我放弃、自我折磨的模式框架。建立起来了一套完整的恐惧记忆的链条。

这个链条一旦建立起来,只能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兴旺茂盛,缠绕着你的生命,控制着你思想的感受、身体的反应,并且让你越来越认为:它就是你。

三藏就是这样,所以,你孙悟空怎么跟他说心经,说修炼上的话儿,也不管用。要说道理,他比你孙悟空都明白,可是,可怜的是,你让他通过一两次魔难、考验就能去掉这一套链条系统,是断然不可能的。你看三藏怎么应对悟空的提醒。他说:“我

当年奉旨出长安,只忆西来拜佛颜。

舍利国中金像彩,浮屠塔里玉毫斑。

寻穷天下无名水,历遍人间不到山。

逐逐烟波重迭迭,几时能彀此身闲?”

最后他来了一个反问句:哥哥我什么时候才能让这个疲累的身体清闲下来呀?看见了吧,他是有点累的怕了,他是开始因为身体的疲累、觉得取经的事情应该靠后站站了。这就是前面他遇到的六贼之一:身本忧。

三藏话里的问题,马上被孙悟空揪住了空当,行者闻说,笑呵呵道:“师要身闲,有何难事?”是呀,如果你想要身闲,咱们马上就可以做到,撂下挑子、放弃修行就马上实现了。如果你不想放弃修行,那么想想吧,将来你修成之后,万缘都罢,诸法皆空。造成你所有痛苦的,说到底都是因缘。因缘就是业力,在英文中,因缘、业力、因果,都是一个词儿:Karma。修成之后,善缘恶缘全部消失,那时候、自然而然的什么痛苦都没有了,而且是永远的都不会再有了。

三藏一听,心里不悦,可是也不像以前那样马上就火冒三丈,刚刚吃过跟悟空对着干的苦、知道悟空是对的。可是同时,三藏他真的做不到悟空期待的那样、马上就舍掉了这些人心的执著,所以,长老闻言,只得乐以忘忧。什么叫“乐以忘忧”?就是转移注意力,用表面的快乐、来掩盖内心的忧愁。

孙悟空也发现了,三藏对心经的理解很有问题、理解不了。所以就自己编了一个浅显易懂的顺口溜“扫除心上垢,洗净耳边尘。不受苦中苦,难为人上人。”

“扫除心上垢,洗净耳边尘。”似乎跟神秀说的偈子有点像?神秀说:“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,时时勤拂拭,莫使惹尘埃。”神秀不是不如慧能的档次高吗?弘忍认为神秀未见本性,未付衣法给神秀,而是传给了慧能。慧能说:“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”

神秀说的是修行过程中的状态,慧能说的是圆满之后的状态。一个一般人,你绝对不可能进入慧能那种状态、也绝对不能理解他说的最终含义的。现在的唐三藏、也是处于修行的过程中。

但是可怜的三藏,修行过程中的修心,他现在也相当的困难。孙悟空说的“不受苦中苦,难为人上人。”他现在还完全不能理解、没概念呢。苦中之苦是什么?想必各位也不太清楚。那么什么是人上人呢?是当官发财吗?是名动江湖吗?还是可以随便欺负人?

人上人指的是更高境界的人,跟财大气粗拳头硬腰杆壮没有关系。三藏目前需要修的这一层境界,是“山高蔽日遮星斗,时逢妖兽与苍狼。草径迷漫难进马,……”人心繁盛、荒草芜棵的。所以就出现了一个神变化出来的樵夫来,在这里表演伐树砍柴给他看,示意他修心。

这个老樵夫,真不是盖的,就冲着唐三藏吼了一嗓子,但见那话语如同凌厉的钢斧一样、飞向了三藏心里面恐惧的枯柴:

“那西进的长老!暂停片时。我有一言奉告:此山有一伙毒魔狠怪,专吃你东来西去的人哩。”

 

 

 

(3)颠倒的梦想要先颠倒过来

 

老樵夫一句话,真真的戳中了唐三藏的麻骨,就完全跟条件反射一样,当即让他长老闻言,魂飞魄散,战兢兢坐不稳雕鞍。

我就说吧,这时候三藏执著一上来,他的身体就基本上不属于他自己的了。而这神仙变化的樵夫,也真是心狠,就直直的上来就戳他身上的机关,让那恐惧的链条马上就兴奋的运作起来。

三藏的恐惧表现,让他自己魂飞魄散,让读者们觉得好气好笑,让修行人看起来心里别有一番滋味,而神仙们怎么看呢?神仙们根本就不把他的恐惧当回事。恐惧只是一个表现,就像生病的表现一样,里面有病因,让三藏体味到自己恐惧背后有原因才是目的呢。

当然,三藏没有这样好的悟性。他首先是想到自己神通广大的徒弟们给自己撑腰。这时候你看他,又是完全跟条件反射一样的快速——急回头,忙呼徒弟道:“你听那樵夫报道‘此山有毒魔狠怪。’谁敢去细问他一问?”

看来,三藏真的是完全给吓住了,你看他说话的用词,他问徒弟们“谁敢”,说明他自己是真的不敢的。他不敢面对的是谁呢?是一个不是妖魔鬼怪、甚至也不是坏人的老樵夫。人家就一句话,人家话的内容,就让他如此恐惧。并且,让他如此恐惧、甚至不敢去做的事情,居然只是“细问”一下具体内容。

我相信,诸位跟三藏有过类似的经历,猛然间,被人说中了心里最害怕的事情,然后,连人家的脸都不敢看一眼了,心里直是恨不得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、没有出现过这个人、人家没有说出过那句话。这种事情,到底是为什么呢?

作为一般人、是讨债的前缘来了,作为修行人、也是讨债的前缘来了。三藏为什么会恐惧?就是他面对的债主、前来讨债、要他还账了。什么时候欠下的债?不清楚。但是不管我们清楚不清楚,有一点我们清楚,那就是,现在人家就要跟他结帐了。

或许有朋友会说,还账有什么痛苦可怕的嘛!还就是了,大老爷们的,借得起还不起?当然是了,还账当然不能说可怕、让人恐惧。日常生活中,什么人我们看见他还账的时候不肯认账、拒绝还账、甚至还埋怨催债人霸他的财产?如果看见这样的人,你一定会觉得,这人怎么一点担当都没有……

可是,日常生活中,我们遇到的大多数烦恼、麻烦、烦心等等,说到底,还真的都是债主在催债呢。这时候,估计我们就不会那么淡定、那么坦然了,估计我们都是跟三藏一样、先是慌张、再是找靠山、最后躲不过了还不放过老天、把老天拿来埋怨一顿。

其实,前面我倒是真不用这么絮叨的说这么一大通,因为,我们尊敬的悟空,早就说穿了一切,一切都是因为前缘。要想终结这所有的痛苦、烦恼、恐惧、挂碍,就得修成正果,因为修行过程就是了解这一切恩怨之缘的。修成了之后“万缘都罢,诸法皆空。”等到你修成了,想要不幸福都难,修成了“那时节,自然而然,却不是身闲也?”

修行的修心、是个精细活,很精微的。三藏还不能这么精细的掌握,说句不好听的,他现在的修行技术、在我看来还是相当的傻大黑粗。“心无挂碍;无挂碍,方无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。”“扫除心上垢,洗净耳边尘。不受苦中苦,难为人上人。”这两句话,其实是个修心的技术,要去掉心上的挂碍、这些挂碍就是心上的污垢、耳边的灰尘。如何去掉?就是扫除、洗净,这些东西扫去了、洗掉了,自然就无恐怖了、没有了颠倒梦想。

为何?因为你、我、他所有人的所有的恐怖、颠倒梦想、爱欲情仇、名利情,就是这些污垢、灰尘、挂碍给我们制造的、它们给制造的!

然后,孙悟空主动出场了,虽然他这时候还没看出来这老樵夫就是天神日值功曹所化,但是他却跟这老樵夫,一问一答,详细讲解了如何修心。孙悟空奉命出场,拽开步,径上山来,对樵子叫声“大哥”,道个问讯。

咦!之前一向高傲的孙悟空,这次见到了常人表现的老樵夫、居然没有张口喊人家老儿、也没有自抬五百年的身价,而是礼貌的称呼人家大哥咧。这是为何?

应该说,一方面是悟空的修行心性也在进步。另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,之前老樵夫的出场,很有气概。小说如此写道:长老勒马观山,正在难行之处。只见那绿莎坡上,仁立着一个樵夫。你道他怎生打扮:

头戴一顶老蓝毡笠,身穿一领毛皂袖衣。老蓝毡笠,遮烟盖日果稀奇;毛皂衲衣,乐以忘忧真罕见。手持钢斧快磨明,刀伐干柴收束紧。担头春色,幽然四序融融;身外闲情,常是三星淡淡。到老只于随分过,有何荣辱暂关山?

这老樵夫,显然,不只是三藏一个人瞧见了,他们师徒全都瞧见了。先说三藏瞧见樵夫的时候,心里正在想什么呢?他正在心里犯嘀咕“草径迷漫难进马,怎得雷音见佛王?”

而瞧见老樵夫的时候,他一转念,又在想什么呢?他心里的想法,在这首诗里面有交代了,他从樵夫的身上,看到了他觉得罕见的“乐以忘忧”,看到了“四序融融”,还看到了“身外闲情”,甚至是,老樵夫的淡泊气魄,马上深深的感染了他、让他从烦躁犹豫中清净下来,促使他悠然的联想起来、豁达起来“到老只于随分过,有何荣辱暂关山。”

“常是三星淡淡”,三星是什么星,会如此黯淡?哈哈,这个淡淡不是黯淡的意思,是淡泊、淡然、清淡的意思。那么这个三星、是什么星?不是前面的福禄寿三星,是指的心宿三星,是主心的星。用在这里,是指一个人的心。

面对老樵夫、不是三藏一个人感到了那种高贵的淡泊情绪,他们师徒四人都感觉到了。所以,这种高贵情绪是如此的明晰、气场强大,就让孙悟空也肃然端庄了些。

从老樵夫不张口就传递出来的信息,你就知道,往下,他要跟孙悟空一起教三藏什么道理了。

 

 

 

(4)解

 

“遮烟盖日果稀奇”,这是屏蔽外扰的心理姿态。“乐以忘忧真罕见”,以三藏水平这是从执著中自拔的手段。“手持钢斧快磨明,刀伐干柴收束紧。”多么直观明了的比喻呀,关于修心、关于去执著。如果能做到快斧断干柴、果断去掉那些没有的属于死去的却又长在你身上的执著、并且牢牢地束缚砍去的执著,那么,自然就会走向“身外闲情,常是三星淡淡。到老只于随分过,有何荣辱暂关山?”

是呀,我知道,您做不到、或者说经常做不到,可能正在为此苦恼呢。因为,如果想做到这一步,肯定要认识什么是你身心上的干柴,还要有决心去砍掉这些干柴。不但要有砍伐自己干柴的决心,还要有斧子慧剑。不但要有斧,还要能把你的钢斧快磨明。

心中的明斧,可不是你的狠心,狠心是凶狠,凶狠才是干柴枯枝。真正的明斧用的大意,应作如是观————就是下面悟空和伽蓝护法的猿樵问对。不得不先说,跟您想象中的果敢和坚决、相去甚远。

樵夫答礼道:“长老啊,你们有何缘故来此?”行者道:“不瞒大哥说,我们是东土差来西天取经的。那马上是我的师父,

他有些胆小。适蒙见教,说有甚么毒魔狠怪,故此我来奉问一声:那魔是几年之魔,怪是几年之怪?还是个把势,还是个雏儿行?烦大哥老实说说,我好着山神、土地递解他起身。”

面对相貌狰狞的孙悟空,老樵夫毫无惧色。樵夫所问的是,长老,你有何缘故来此。老樵夫所说的缘故,缘是前缘、前世之缘,故是后故、今生之故。孙悟空的回答,没有回答前缘,只回答了今生之故,悟空他坦诚的说出来到达此地的原因“我们是东土差来西天取经的。”并且,孙悟空还一点不遮家丑的自曝其短“那马上是我的师父,他有些胆小。”

悟空为何要向老樵夫提及自己的师父呢?显然,一种最大的可能是,之前老樵夫是冲着唐三藏师父吼话的。为何我这么判断?乃是因为,从小说中可以看出来,唐三藏一直是衣冠周整的和尚打扮,并且光着脑壳,一看就是个和尚。再者,老樵夫站在岩石上看,只有唐三藏骑在马上,一眼就看到的,应该就是他。

悟空提及三藏,等于是解决老樵夫眼里的疑虑,为何冲着唐三藏喊话,三藏却调转马头躲起来,然后跳出来一只毛绒绒的猴子跟自己问询。

然后孙悟空接着询问关于魔怪的详情,就引出一番看上去啰嗦无趣,实际上是修行要害的事情来。修行中的人、面对前途,有几个懂得去问询魔难的来由、魔怪的来历的?很少。并且,神仙变化成俗人、或演化出俗事、或利用俗人俗事,来点化修行人注意魔怪的时候,有几个人会察觉是点化、会当回事的?很少。

修行人,如果看不见魔怪、看不见神仙的情况下,如唐三藏,遇到魔难的时候,就胆怯退缩。如果看不见又不退缩,那一刻就是孙悟空。为何?难道如果真的不退缩了就会跟孙悟空一样忽然天眼大开了?不会的,肯定不会的。

但是,修行人,每一个修行人,很多时候,在关难来临之前、特别是一些重大关难来临之前,都会遇到各种各样形式的点化。有时候,是忽然有一个人给你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,但是这个人自己在说什么他自己却浑然不觉。有时候,是忽然周围发生了一件“奇怪的”事情。有时候,干脆是,忽然你就一闪念、有一个警醒的意念出现在你的思想中,那一刻、你平静、理智,很清晰的知道,这不是干扰、也不是杂念。

那一刻,就看你修行人会不会灵了。如果你灵的话,就会像孙悟空这样,无执念无恐怖忧愁的静静的去探寻那魔难背后东西,究竟是何方来历、根源何处、能力如何。这个不是好奇心能驱使你探究明白的,知道去探究这背后根源的修行人,是因为他具备了一种修正天地筋脉的能力……

这跟一般神仙的那种开天辟地、支配下界运作还不同。他们是从上往下的修正。而孙悟空这种能力,是从下界修上来,然后修正他所未达高境界的能力。他这种修正,不是根据自己喜好、或自己的下界经验,大刀阔斧的改革。是什么呢?

是什么,往下继续看就知道了。樵子闻言,仰天大笑道:“你原来是个风和尚。”行者道:“我不风啊,我是老实话。”

 

老樵夫听他这么说,来了精神,就忽然灵机一动,要激将激将孙悟空,套出些新鲜有趣的修行人的经验来。然后这一激,孙悟空就毫不犹豫的中招了。

樵子道:“你说是老实,便怎敢说把他递解起身?”行者道:“你这等长他那威风,胡言乱语的拦路报信,莫不是与他有亲?

不亲必邻,不邻必友。”

由于急于想知道孙悟空的答案,于是老樵夫就有些操之过急,急翘翘的问孙悟空如何一个递解之法。然而这一急,话里面露出点破绽,马上给孙悟空抓住。由于妖魔实在是厉害,他心里非常清楚,所以就顺理成章的用了一个“怎敢”。孙悟空一听马上就觉得不对头,怎么面前这人,怎么会这么认可吃人成性的妖魔?!肯定有问题,于是马上就质疑樵夫。

孙悟空的反应,实在是一等一的机警,他马上意识到,面前这让跟妖魔可能有渊源,闹不好,可能也是一个妖魔呢,所以就咄咄逼人的质问起来人家。我知道,非常多的修行人,面对一个常人,基本上是分不清这人嘴巴里说出来的话,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利用常人的大脑和嘴巴。所以就觉得,孙悟空这种机警,实在是万里挑一都难的。

樵子笑道:“你这个疯泼和尚,忒没道理。我倒是好意,特来报与你们。教你们走路时,早晚间防备,你倒转赖在我身上。且莫说我不晓得妖魔出处;就晓得啊,你敢把他怎么的递解?解往何处?”

行者道:“若是天魔,解与玉帝;若是土魔,解与土府。西方的归佛,东方的归圣。北方的解与真武,南方的解与火德。是蛟精解与海主,是鬼祟解与阎王。各有地头方向。我老孙到处里人熟,发一张批文,把他连夜解着飞跑。”

神仙就是神仙,脑筋也是一等一的灵光。人家老樵夫毫无惧色、一点也不慌张,几乎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,就把孙悟空的飞刀给转了方向,掉头飞向了孙悟空,并且,在刀头上涂了些刺激性的兴奋剂:“你敢把他怎么的递解?解往何处?”现在,不是孙悟空向他问询,而是改成他他向孙悟空问询了。

然后孙悟空的回答,尽显修行的深厚功底。他可以尽查妖魔的来历出身,可以解释掉妖魔回归它的本源,天上地下、四方与海里阴间。孙悟空这个递解妖魔的本领,等于说他可以从根源上调理妖魔、让其各归其位、各归其主。

你可能不太清楚我说的事情,跟修行什么关系、跟具体修行中的日常琐碎繁事有什么直接关联。

 

 

 

(5)符咒

 

孙悟空说的递解,是押解的解,但是,同时就是解开死结的解。各归其位,就是揭开死结。死结是什么结?乃是怨恨仇、爱欲痴所营造的,前生前世的言行招来的。

很多人没有孙悟空这样的火眼金睛,看不到妖魔。但是每个人应该都有点心眼吧,一点灵根尚存,可以学习这个世界的构造理论,可以掌握世界上下轮转运行的大规律,可以通过传统文化的熏陶掌握自身人身正常运作的规律。其实,知道了什么是正常的,就应该知道什么是不正常的了。知道了不正常的,就自然可以达致百邪难侵的,也就是说,如果你掌握了真实的知识、文化、道德伦理,你真的甚至可以不知道妖魔的存在和运作、不需要。

但是有的修行人有了孙悟空这样的火眼金睛,往往也不容易对妖魔能如此犀利的分析,这样的人、往往是唐三藏式的修行心态,要么一揽子肯定、要么一棍子打死。

孙悟空所说八方妖魔,乃是人在不同生世不同境界所招惹的,现在他如果要修行了返回去,就不得不在每一阶层都把这些自己亲手打下的死结、恩怨,一个一个的了解。通过西游记中描写到的众多魔难,就可以想见,唐三藏以前曾经干过多少的浑球事。

但是,也不总是都是以前自己造下的恶,有时候,是为了担当更多的责任。究竟是哪种情况就看你要修成到哪个地步了。就像猪八戒,很多魔难,就是为了去他的愚痴。而沙和尚,一路上基本上属于默默无闻,因为他本来就不想承担更大的责任,一路主要是出苦力吃苦、消掉自己伤生所造下的大恶。可是孙悟空和唐三藏就不同了,他们要掌握如何为别人承担责任,所以就显得非常难、也很痛苦。不管是哪一种情况,作为修行人,一般是根本分不清的、如果让你分清,那你不可能修了。

孙悟空面对伽蓝神说话,实际上,旁边还起码有三双耳朵应该听,那就是唐三藏他们三个。而孙悟空如此要害的修炼诀窍,猪八戒压根儿就没进耳朵、沙和尚不清楚啥反应,唐三藏呢,我估计,他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在听热闹呢,这时候的他,还真的无法懂。

那樵子止不住呵呵冷笑道:“你这个疯泼和尚,想是在方上云游,学了些书符咒水的法术,只可驱邪缚鬼,还不曾撞见这等狠毒的怪哩。”

行者道:“怎见他狠毒?”伽蓝神听闻孙悟空如是讲解,居然呵呵冷笑起来,你道是为何?因为孙悟

空所说的递解之道,跟他们将要面对的妖魔,并不沾边。那魔怪,不是天魔、不是土魔,也不是孙悟空所熟络的哪一种。

然后人家就开始打击孙悟空的信心了。就说他上面的法儿都是小道小术,就是书符咒水的低档法术、也就是弄些招邪招鬼、驱邪缚鬼的勾当,糊弄糊弄无神论者、有鬼论者也就罢了。

说真的,如果说糊弄人,那些低档法术也的确能玩的跟孙悟空一样的样子,尽管不起多少作用,尽管孙悟空不会屑于玩这么低档的把戏。孙悟空要施展符咒的话,比那些低档道士和尚不知道厉害了多少倍。孙悟空一听人家这内行话就楞住了,知道眼前这个樵夫、并不是一般的凡俗人、起码是个正人君子、内行。

符咒之术,现在人们基本上无法得知原貌了。日常说话中,往往大量运用,也不知道。符咒术也是一种祷术,这种祷术就是通灵术,也就是说,全部都是跟其他时空中的生灵沟通的、用来请求他们、或用来役使他们。关于役使下界神鬼低灵,西游记中描写到很多,但是关于反被召唤来的生灵奴役的事情,就完全没有描写了。

因为过去的人,几乎不会召唤下界灵体来奴役自己的。可是我说了,现在的人们,并不知道有符咒之术、或者不相信、或者当作

荒诞的玩笑而已。所以很多符咒已经通过思想观念的变形、进入日常生活,只

是所有熟练运用的人、竟然不知道自己在施咒。

其实,骂人就是一种咒术演变过来的,就是一种恶咒术。很早的古代,全世界的人都不懂骂人,因为当时有恶咒这种咒术,所有人都知道,恶咒轻易不能施用。

为什么叫恶咒?主要有两方面,一方面是召唤恶灵、施恶于自己仇恨之人,另一方面,则是这种咒术乃是一种杀敌800,自伤2000的自我残害,两败俱伤为结局,为了解决自己的仇恨问题。傻子往往不知道这其中的要害。你看西游记中,喜欢骂人的其实是唐三藏、猪八戒。孙悟空和沙和尚就不骂人,就连那些一路上大大小小的妖怪、都不喜欢骂人。

咒术通灵有两种,一种是画符,这个需要训练有素的修行人,屈原就是干这个的,但是他显然是日久年深的入了歧途。另一种就是拿自己作符、自己的身体。这两种如果用于作恶、如果又是普通人,后果比较严重。

孙悟空的咒术不属于上述情况,他不是下界的生灵,他的咒术,是祈求菩萨界、佛界等上界神灵的加持的。也就是说,咒术有不同境界。最低下的就是人世间的这种符咒方术。

中国人现在真的很奇怪,一方面信奉无神无鬼之论,一方面又天天不停歇的用咒术召唤鬼怪来做交易。

实在是,我辈人等想不通的分裂。樵子道:“此山径过有六百里远近,名唤平顶山。山中有一洞,名唤莲花洞。洞里有两个魔头,他画影图形,要捉和尚;抄名访姓,要吃唐僧。你若别处来的还好,但犯了一个‘唐’字儿,莫想去得,去得!”

行者道:“我们正是唐朝来的。”老樵夫眼见孙悟空发散的思绪被收回到正题,就抓紧机会向他提供了前面妖魔的有关信息。前面的妖魔,正是冲着他们来的,这两个大魔怪,气势汹汹、旗帜鲜明、正是要革他们的命。

 

 

 

(6)念

 

修行不但是个精细活,还是一个极端“消耗”心智的智力活动。这种“消耗”,不是说能休息休息就能获得补充的、是顿顿吃鹿茸人参也补不上来的。我见到有朋友描述得很准确,想要在思想中触及那种飘渺的思绪和灵机的时候,几乎感到自己都消耗空了、思想就像透支了一样。

所以修行,就是让这种虚弱的精神,一点点的强大起来、后来能轻易的将那种思绪和灵机给清晰的捕捉到、并且一目了然、并且还能表达、最终能三两句话就描述出来。当然,描述出来别人也不一定知道你说什么,可能跟别人无关、因而别人可能永远无法明白。

在这个让自己从不知道自己虚弱,到感受到虚弱,到强健起来的过程,可能漫长、可能短暂,不管是长是短的这个过程中,必然的一点是,似乎有无数的思绪飘飞过来、进入你的脑海和身体,让你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充斥内心、身体上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各种滋味。

老实说,经常的,在日常生活中,有没有过脑袋里自言自语、脑袋里自我争执?脑袋里自我否定?肯的有的了。在你的思想中,似乎总有一个又一个的你、他们之间可能互不相干、互相矛盾、互相敌视、互相吹捧,也有的情况是,出现一个你、对你严加指责、对你唉声叹气、对你不离不弃……

小说中孙悟空跟老樵夫的这一问一答,如果说唐三藏是身体,那么,这些就是唐三藏脑海中飞速飘动的思绪……一个本念、一个杂念、一个正念、一个指引的声音,唐三藏、在这剧烈的风浪中、如同飘摇难定的一页小舟、几乎随时都会被风浪给吞噬。

且回到小说,单表我们的孙悟空大神。且说孙悟空,一听说真的有厉害的妖魔,马上做好了洗耳恭听状,没想到樵夫说出来的狠毒的妖魔,似乎也只是个懂绘画、会写字的文化人,他马上就泄气了。于是就开始嬉闹起来。

樵子道:“他正要吃你们哩。”行者道:“造化!造化!但不知他怎的样吃哩?”你就说吧,神仙前来点化提醒修行人,又必须让他有所警醒,又禁止告诉他究竟、更何况关于魔难的来龙去脉。这个时候,能悟不能悟,能悟多少,就全凭你自己前期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修行基础了。孙悟空自然是混不吝,可是那是他自己基础过硬呀,可不是唐三藏猪八戒沙和尚他们。

樵子道:“你要他怎的吃?”行者道:“若是先吃头,还好耍子;若是先吃脚,就难为了。”

樵子道:“先吃头怎么说?先吃脚怎么说?”行者道:“你还不曾经着哩。若是先吃头,一口将他咬下,我已死了,凭他怎么煎炒熬煮,我也不知疼痛;若是先吃脚,他啃了孤拐,嚼了腿亭,吃到腰截骨,我还急忙不死,却不是零零碎碎受苦?此所以难为也。”

樵子道:“和尚,他那里有这许多工夫,只是把你拿住,捆在笼里,囫囵蒸吃了!”

行者笑道:“这个更好!更好!疼倒不忍疼,只是受些闷气罢了。”眼看对话被孙悟空越扯越离题,老樵夫就赶紧收回来,抓紧时间讲正事。樵子道:“和尚不要调嘴。那妖怪随身有五件宝贝,神通极大极广。就是

擎天的玉柱,架海的金梁,若保得唐朝和尚去,也须要发发昏是。”

行者道:“发几个昏么?”樵子道:“要发三四个昏是。”

行者道:“不打紧,不打紧。我们一年,常发七八百个昏儿,这三四个昏儿易得发;发发儿就过去了。”

没想到孙悟空依然不当回事,又开始耍贫嘴。眼见得,这护法神的提醒,泡汤了。果不其然,你看那一身是胆的孙悟空,真的不把魔难放在心上。

好大圣,全然无惧,一心只是要保唐僧,捽脱樵夫,拽步而转。径至山坡马头前道:“师父,没甚大事。有便有个把妖精儿,只是这里人胆小,放他在心上。有我哩,怕他怎的?走路!走路!”

感情他这是一人吃饱、全家不饿。他以他自己的心性境界,来要求唐三藏了。这唐三藏可吃不消这么严峻形势下的恐怖考验,他心里是一片茫然。再一次又是“只得放怀随行。”

第一次,在孙悟空的劝说之下,他放下心里对前程的困惑,就是勉为其难的“只得乐以忘忧。”这第二次,孙悟空在这么重大的严峻形势下,依然满不在乎的要他把恐怖忧愁放下,他又是强而为之的“只得放怀随行”了。

怎么着,您是不是感觉有点不对头了?是的!你看那日值功曹,眼见得前面这一番点化要白费了。于是就急了,马上就凭空消失,用自己的异常消失,来引起他们的异常关注,目的是显露真相、换个地方跟孙悟空私聊。

日值功曹以神的面目直言那两个妖怪“果然神通广大,变化多端。”孙悟空这才算信了,因为护法神绝对不会开玩笑的。并且日值功曹具体指导孙悟空如何保护唐三藏才合适“你腾那乖巧,运动神机。”因为护法神的严肃告诫,孙悟空的顽皮之心就大为收敛、把人家的忠告切切在心的牢记。

因为护法神说的情况、的确严重,所以孙悟空哥哥他,终于明白了一个真正严峻的现实,主要还不是妖魔的狠毒,而的的确确是唐三藏师父他的“不济事”,心性上还差一大截、如果这魔难猛然降临,他会崩溃的,还必须、不能让他知道魔难如何凶险、继续让他蒙在鼓里比较好。

护法神明确暗示孙悟空,一要“腾那乖巧”,二要“运动神机”。因为尚未遇到妖魔、还没有尝到妖魔手段的苦头,孙悟空现在还悟不透为何要他“腾那乖巧”。那么,人家要求他要“运动神机”又是怎么回事呢?

虽然这时候,你我还不明白这护法神是什么意思,但是,我保证,孙悟空是真的明白了。那么,他明白了什么呀?先提示您一点,这个“运动神机”,其实我们一直在谈论……

 

(第三十二回上完)转自天涯论坛/手机音频下载去喜玛拉雅搜西游漫注

首页 上一回  下一回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